模仿青藏高原油菜花开写随笔

【2019-12-19】

  ①太阳依旧高悬,灼目。透过车窗,高远广大一幕幕掠过,可我仍沉浸在这次西行突然改变路线的遗憾里,不能自拔。我固执地闭上眼睛,玄想着在这块神奇的异域——青藏高原,我注定要遭遇冰冷的山川,沉寂的雪域,坚硬的大地,古老的河流,那些神圣又神秘的符号。我的玄想被这摇晃的车子拉得好长。②原本,我是为这里的高度而来。这里有世界上离蓝天最近的高原,有喜马拉雅的风,珠穆朗玛峰的雪,有念青唐古拉山下的湖,有雅鲁藏布江的流,有昆仑山的巍峨,还有冈底斯山的诱惑,这里是威严而又高高在上的。原本,我为这里的神秘而来。这里有“与神耳语”的纳木措,“陆心之海”青海湖,这里有神秘的德令哈留下的外星人遗址,有神奇的雅丹地貌和魔鬼城,有无人区可可西里奔跑着的野牦牛,藏羚羊和高原狼。原本,我是为这里的神圣而来。这里有密集的宗教寺院,布达拉宫,大昭寺,塔尔寺,拉卜楞寺,喜欢那高山的雪莲,披着霞光的神鹰,不停摇晃的转经筒,迎风飘荡的经幡,长亮不灭的酥油灯,经年不断的长跪经颂……

  ③车子依旧行进在青藏高原,突然,我被一种光芒刺到了眼睛,我看见了我所有心念之外的油菜花,青藏高原上的油菜花,如大自然的笔绘,它那样炫目地向我走来。

  ④我的惊诧使我从一种遥远而不真切的玄想里走出。青藏高原上的油菜花,用它柔和的姿态、油画般的色彩、明亮的开朗、亲切的笑意,改变了原本属于青藏高原的苍凉、僵硬、冰冷、雄劲的印象。这笑容让这里的一切都不再遥远,这里只有离我们最近的蓝天,大地,清风,还有花儿。这笑容扫除了这一路上我所有关于青藏高原的臆想,还有绵延不断的遗憾。

  ⑤而慢慢地,我发觉,其实,是这高度让我盲目了目的地,以为站在最高的地方,自己的身体也可以同样变长,而那些时空留下的标本,其实并不能让我们变得苍老或者年轻。其实,所有的目的地的高度都不能让你灵魂在高处,只有心魂真正容下了这些古老大地上的山川与河流,你才可以真正成长,而生命本身也不是靠到达某个地方来虚构和蜕变的。而神秘,如果也只是附着在其表面上,拍下一些所谓具有纪念意义的照片,而不能悟透那神秘之后的一点点暗语,获得一种厚重的生长,那么自己触到的所有幽深也只是一堆没有精神的黑洞。

  ⑥而圣洁,其实,一经符号化的时候,就已经没有任何意义,重要的是我们如何可以拥有那信念之后的坚定,走过长路后的透彻,听得见大地山川的呼唤。圣洁深处是悲悯。悲悯之心,人皆有之,但我们的悲心狭隘而渺小,是被自我处理过的,是仍然关注着自己某种需要的悲悯心。我知道,我依然不能具有某种气质,一种真实高度上的俯瞰,所以,心里的玄想也只是一场轻梦,醒来后就没有任何意义。

  ⑦青藏高原上油菜花,用一种更俗世的欢喜打碎了我一直以来对超拔自己的一个错误念头:以为只有出离世间才可真正清净,以为了不起的高度才可接近天堂,以为荒凉沉寂之后才有深沉的思想,以为站在寺庙里,才可以自渡渡人。⑧我从来没有如此喜欢这样一种俗世的欢喜,一种真切的明亮,一种从容的幸福,一种大地之上的祥和。它们的笑容似乎让我们忘了这是在环境艰苦的青藏高原,它们在与青藏高原地貌产生巨大反差的同时,又与这片大地获得了最真切的和谐。原本来青藏高原,是为超拔自己吧,而艰苦之间这种最平和从容的盛放才是一种真正的境界。⑨超拔自己,不是一定要去过布达拉宫,不一定要走过纳木措,不一定登上珠穆朗玛,能安心大地上的每一处角落,那么在这个世界上,你就随时可以超脱,就处处都是天堂。⑩这样想来,后面那段西行的路,突然变得很光明。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